當前位置:首頁 > 日照要聞
我要投稿

我與日照30年 | 行在日照

發布時間:2019-11-12 08:53:32


劉樹江

  上世紀90年代初,莒縣從“大沂蒙”劃歸“新興沿海開放城市”日照不久,我從鄉鎮調往縣城工作,因工作關系,再加上父母、親戚都在鄉下,便經常奔波于城市與鄉村之間。因此,對城鄉交通狀況格外熟悉,對其中的酸甜苦辣體味更深,也更為深刻地感受到幾十年間日照城鄉交通發生的巨大變化。

  曾經,城鄉百姓皆嘆行路難:人多,車少,路難走。等車,是入鄉進城的必修課。一開始,國有公共汽車獨此一家,有限的資源實在難以滿足城鄉人民日益增長的需求。于是,城鄉道路上國有公共汽車與個體運營汽車并存,縣里也在國有汽車站之外專門設立了一處個體汽車站,讓百姓出行有了更多的選擇和保障。但是,由于車次少,每回坐車總有許多人不得已買“站票”,當然,錢一分也不少花。有人開玩笑說:“為什么叫車站,車站,就是讓你站著坐車。”有人就盼著縣里的領導也來坐車體驗一回,興許能增加點投資改進一下。后來,不知何故,從縣城到各鄉鎮的國有公共汽車全線退出,個體運營汽車一家獨大,擁有話語權的個體車主,開始變得隨性起來,超速、超載、晚點司空見慣,幾家車主搶客、拼命踩油門“賽車”的事也時有發生。一到逢年過節車費就漲,農歷臘月到來年正月這段日子,出門坐車需花費近乎平時兩倍的價錢。

  當時,行駛于城鄉的公共汽車頂部、尾部,總是掛滿了各色自行車,那是坐車人不得已而捎帶的,因為鄉下公共汽車站到各村之間,實在找不到代步工具。從鄉下進城,待遇會好一些,一下車,就有許多人圍上來熱情地追著要你坐他們的車,從普通三輪自行車、雙輪摩托車,再過渡到由車主自行改造加了車篷的三輪摩托車,人貨混載,車主們膽豪心大動作粗獷,摩托車能開出汽車的速度,不免讓人提心吊膽。

  縣城的十字路口,絕對是風景中的風景:各色人等,各樣車輛,熙來攘往,各行其是,信馬由韁,磕磕碰碰的事時有發生。為徹底改變這一狀況,管理部門便在路中央建設崗亭安排專人指揮交通,安裝紅綠燈管控交通秩序。一 開始,不光鄉下進城的,就連本鄉本土的城里人也很不適應,不管紅燈綠燈,依舊我行我素。管理部門沒辦法,在路口攔起一條繩子,安排專人手拿小紅旗,脖子上掛一哨子,紅燈一亮,吹哨舉旗,拉繩攔擋,燈一綠,再放行。

  規范見效果,習慣成自然。信號燈在人心里的分量越來越重,發揮的作用也越來越明顯,交通秩序漸歸井然。于是,紅綠燈再分化出各類轉向信號,減速帶,地面交通標志,從城區擴大到城郊,再擴大到鄉村。重要的路口,還建起了立交橋,實行人車分流,行人特別是來往學生和接送的家長得以從容而過,再也不用面對滾流擁堵和人車混流而興嘆。

  2000年左右,莒縣城區終于開通了公交車,定時定點,花錢少,服務好,安全又方便,百姓一致拍手叫好。后來,公交車慢慢擴展到縣城附近鄉鎮,近兩年更是全面開花,全縣城鄉、莒縣到日照全部開通了公交車,讓人盡享兩元、三元時代的幸福:兩元游遍莒縣城鄉,三元自由來往日照莒縣,持老年卡免費乘車。每逢學生開學放假的日子,還會專門加開專車,直接把學生送到家門口和學校。在以往,莒縣人去趟日照城里車費高不說,還得早早到長途汽車站買票候車,錢沒少花,時間沒少搭,還很不方便。而今,路邊公共站點隨處可見,下載個騰訊乘車碼不僅能手機付費,免了找零錢的麻煩,還能實時得知車輛到站情況,安全、方便、實惠!

  不僅如此,出租車也在不斷更新換代,噴有專門標志的出租車活躍城鄉,電話約車、電腦計費,交易公平、穩妥安全。如今的出行,打開手機,還會有更多的選擇。

  要想富,先修路。這一口號喊了許多年,可是真正修好路,卻不是動動嘴就能辦好的事。日照的路,在百姓的殷切期盼中、在建設者的汗水揮灑中,一天天變寬、變順、變暢。

  鄉村的路,從一開始只能步行、能走自行車,向能跑拖拉機、能過汽車過渡,從坑坑洼洼高低不平,向水泥路、柏油路過渡。過去,許多山村的人,有個急癥什么的,全靠村里人用擔架抬著拼命跑,多少辛酸、多少汗水、多少遺憾,都留在路上。那時的國道、省道、縣道,也擺脫不了狹窄與高洼不平,還時不時這里修修、那里補補,公共汽車三天兩頭轉路、繞路走,顛簸、擁擠、喧囂。那幾年,鄉下人羨慕城里人有水泥路,雨天腳不沾泥。如今,這種期羨在農村變成了現實,村與村之間全部通了水泥路。

  從土路,到砂石路,再到水泥路,主干道又逐步變成柏油路,城鄉的路,一天天在變,變美、變寬、變暢,從村村通到戶戶通,如今是出門有路、上路有車。

  說到路,不能不說到橋。這些年,日照的建設者們逢山開路,遇水架橋,開路架橋不計其數,莒地人印象最深的,當數沭河上的幾座橋。

  沭河與沂河同源沂山,被稱為莒地人的母親河,但也給兩岸人的出行帶來了諸多不便。信史有載,史上曾發生過數日洪水肆虐淹城毀物傷人之事,慘不忍聞。當初,從沭河對岸到縣城,只有北面206國道連接莒地南北的一座橋,南面連接陵陽鎮再到日照方向的一座橋。兩橋相距較遠,建設年代早,勉強行車載人。剛恢復高考那陣,某年7月份洪水肆虐,漫過沭河的橋,導致人車無法通過,有到縣城參加考試的考生硬生生地被擋在北岸,耽擱了考試,人生軌跡被硬生生地改寫了。城東的店子集鎮,與莒城隔河相望,一眼就看到對面村莊,每天城里人抬頭就能看到對面的屋樓日出,聞到對岸的炊煙。可是,雙方卻宛如天河兩邊的牛郎織女,相聚在一起那么困難,要見面就得涉水過河,冬天天寒,夏天洪水,只能望河興嘆,只能從僅有的兩座橋繞道而行,近在咫尺,卻猶遠在天涯。

  “一橋飛架南北,天塹變通途。”三十年間,206國道所經沭河大橋數次重修,沭河東西方向新添4座多車道現代化大型橋梁,河東河西連成一家,擁河發展成為莒地新的著力點。沭河東岸發展成為莒城新區,數公里長的沭河濕地公園成為市民休閑娛樂好去處,沭河上的橋也成為遠近聞名的一大風景,讓人不禁想起郭沫若著名的詩句:“那隔著河的牛郎織女,定能夠騎著牛兒自由來往。”

  暢路漫漫,溝通無限。城鄉的路,如同一條條譜線,連接起城市鄉村;車輛行人,像一個個跳動的音符,匯入到中國夢的大合唱之中,演繹出動人旋律,奏出一曲曲和諧的樂章。這是時代的強音,這是歷史的頌歌,這是民心的喜悅,這是勝利的凱歌!

  如今,行在日照,大有“千里江陵一日還”之暢快,潮平岸闊、風正帆懸之淋漓,“紅雨隨心翻作浪,青山著意化為橋”之酣暢。

  三十年,在歷史的長河中只是一瞬,日照迎來的卻是脫胎換骨之變。家越來越富、國越來越強、路越來越暢、夢越來越美。行在日照,心生驕傲,行在日照,是一份享受、一份賞心悅目、一份瀟灑酣暢、一份幸福和諧。

  我們有理由相信:日照的明天會更好!


編輯:劉源成
審核:許靜
統籌:李葉青
版權聲明:日照日報、黃海晨刊、日照新聞網、主流日照客戶端、主流日照微信公眾號、主流日照小程序等本社媒體發布內容中,注明來源為“日照日報”“黃海晨刊”的所有內容,版權均屬本社所有,任何媒體、網站、個人轉載或引用,不得對內容原意進行曲解、修改。轉載或引用必須注明來源為:“日照日報”或“黃海晨刊”。轉載本社記者稿件需經本社授權。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社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王者足球登陆 动漫虐待日本av女优小游戏 四川金7乐开奖结果 随便玩长沙麻将app 体彩7星彩开奖结果查询 pc蛋蛋走势图 湖北十一选五官网 幸运农场中奖图片 红中麻将代理平台推荐 斗牛棋牌游戏规则 平肖平码一步平特尾 心悦辽宁麻将iphone版 幸运飞艇官网开奖记录 星游娱乐棋牌 澳洲幸运5是不是正规的 合赢在线配资 股票老师微信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