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日照要聞
我要投稿

德耀日照|耿壘:用我熱血點亮他人生命之光

發布時間:2019-07-03 09:34:53

  愛,總是孕育在最平凡的生活之中,蘊藏在最樸質的心靈深處。一袋袋溫暖的血液、一本本鮮紅的無償獻血證書和獲獎證書,記錄著他15年來每一次的愛心時刻,他獻出的約6000毫升熱血在別人血管里流淌時也滋潤著自己的心靈。

  耿壘說,能為社會做點貢獻,心里是快樂的。

MTWM93UF`T]VP$YP5(QAH]B.png

  第一次獻血竟然“插隊”

  2004年3月5日,春寒料峭,這是耿壘第一次獻血的日子。

  “大二的一天,我發現在校園里有義務獻血的,獻血隊伍足足排了兩百米,特別顯眼。當時腦子一熱,也想參與,就跟著排起了隊。”說起第一次獻血,耿壘記憶猶新。

  “當時就有一種執念,必須獻血成功!”耿壘告訴記者,當天獻血隊伍太長,擔心自己獻不上血便跑到獻血車前“插隊”。雖然被醫務人員批評了,但成功獻出第一份鮮血,耿壘打心底里開心。

  自從第一次獻血以后,耿壘的無償獻血之旅便一發不可收拾。

  “工作人員說180天以后才能獻血。我就數著天去,現在想想都覺得不可思議。當時,我們學校離青島市紅十字會中心血站很近,有一次,我拉著同宿舍的兩個同學一起步行去了青島中心血站獻血。因為我平時經常鍛煉身體,血是鮮紅的,我同學比較胖,不愛運動,血就是暗紅的。血站工作人員說,這是因為我經常鍛煉身體,血液比較有活力、含氧量高,將來用在病人身上也會更有利于病人康復。”耿壘笑著說。

  “也就是那次獻血,聽到血站工作人員介紹捐贈造血干細胞,我就毫不猶豫地讓工作人員額外抽取了100毫升血液,用于造血干細胞型號化驗。”現在耿壘已是中華骨髓庫捐獻造血干細胞的志愿者中的一員。

  已累計獻血近6000毫升

  光陰輪轉,耿壘從大學的青蔥少年,成為了一位優秀的ICT行業講師。15年,一切都在變,唯有無償獻血公益之路,沒有改變。

  “老師這一個職業具備教書育人的特殊性,也讓我能夠有機會將自己‘無償獻血 救助他人’的觀念傳遞給更多的人。”

  5月24日,市中心血站的獻血車來到日照職業技術學院,耿壘和自己的同事、學生,擼起衣袖登上了獻血車。“平時工作挺忙,但為了保障血液的質量,經常會在學校操場跑幾圈,飲食也比較注意,更是遠離煙酒。”

  “很多人說,獻血怎么怎么不好,說自己堅決不獻血。其實大家看看社會上好多人獻血都超過10000毫升了,他們的身體不一直好好的嗎?”耿壘告訴記者,一開始獻血時自己都是獻400毫升的全血,近幾年開始,每年固定獻300毫升,累積到現在已快6000毫升了,通過獻血可以刺激人體的造血功能,在這方面來說,獻血也是為自己。

  “前不久,我剛領取了‘無償獻血奉獻獎’獲獎證書,還挺自豪的,這種感覺很棒!”耿壘坦言,第一次獻血誰都會緊張,獻血對有些人來說挺難的,因為這不是簡單地拿出一件你自己的物品給別人,而是抽取自己的血液,這需要勇氣,但是只要走出第一步,就能體會到奉獻的快樂。

  “我會一直獻下去”

  2018年11月下旬,耿壘的母親因為心臟內長了粘液瘤,在醫院做開胸手術進行腫瘤切除,手術共用血2400毫升。

  “根據義務獻血用血政策,直系親屬可以免費享受與無償獻血量等量的醫療用血,這是對無償獻血者最有力的支持。母親手術住院期間,我看著她頭頂的輸血袋,那個時刻,我清晰地感受到了生命的脆弱與偉大,同時也堅定了我要一直獻血的決心。”

  我不知道你是誰,但是我要謝謝你。這是耿壘對無償獻血者最真心的感謝。同時,作為無償獻血隊伍的一員,耿壘的鮮血,或許也正被掛在希望的頭頂,那跳動的紅色涌入別人的血管,推動著他們的脈搏更有力地跳動。

  “一開始我的妻子是不支持我獻血的,但是通過這件事,她也明白了,別人的血液救了我們的親人,我的血也正在挽救別人的生命。現在每次獻完血,我妻子都要好好做頓好吃的給我補補。”耿壘欣慰地笑著。

  莎士比亞曾說過,點燃了的火炬不是為了火炬本身,就像我們的美德應該超過自己照亮別人。“奉獻無止境,只要是身體允許,我會一直獻下去!”耿壘說。(日照報業全媒體記者 滕偉偉)

編輯:穆盛娟
審核:孫翔宇
簽發:許靜
版權聲明:日照日報、黃海晨刊、日照新聞網、主流日照客戶端、主流日照微信公眾號、主流日照小程序等本社媒體發布內容中,注明來源為“日照日報”“黃海晨刊”的所有內容,版權均屬本社所有,任何媒體、網站、個人轉載或引用,不得對內容原意進行曲解、修改。轉載或引用必須注明來源為:“日照日報”或“黃海晨刊”。轉載本社記者稿件需經本社授權。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社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王者足球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