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房產 > 房產資訊
我要投稿

買來住了17年的房子突然沒了

發布時間:2019-06-12 09:51:23

  離奇買房案經過

  2002年

  李先生6.6萬元購買同事一套房改房。

  2004年

  同事拿到房產證后,李先生多次催辦理過戶,對方一直推脫。

  2017年

  李先生再向同事提房屋過戶的事,同事要他拿10萬元的補償,協商后雙方同意補償8萬元。

  2018年

  房屋被判給了同事的前妻,并被同事前妻在判決生效的第二天賣給了另一個人。

  現在

  李先生覺得前房主要退還的房款及利息無法購買與涉案房屋價值相符的房產,前房主應補償。

  □大河報·大河客戶端記者李帥實習生趙凡凡

  “我給老人買來養老的房子,已經住了17年,結果前房主夫婦打個財產分割官司,房子突然就沒了!”5月28日,鄭州市民李先生向大河報·大河客戶端記者反映,稱2002年,他以6.6萬元的價格從同事手中購買了一套單位內部分的住房(房改房)。當房產手續辦下來后,同事卻遲遲不愿過戶,還索要房屋升值后的補償。當他多次與同事溝通房屋過戶無果后,正在起訴時,同事的律師突然拿出了一份離婚財產分割判決書,使他買來17年的房子被過戶給了另一個買家。

  講述:付款入住17年的房,前房主遲遲不過戶

  5月28日上午,大河報·大河客戶端記者在鄭州市金水路與中州大道交叉口附近,見到了反映人李先生和其律師王先生。李先生告訴記者,在2002年,他為了方便照顧老人,便從同事手中以6.6萬元的價格,購買一套位于金水區晨旭路6號院單位內部分的住房(房改房),并與同事簽訂了住房交易協議書,交付了全部房款,同事也承諾等拿到房產證后,會辦理過戶手續。

  “2004年,同事拿到房產證后,我就多次催他辦理過戶,但他卻一直推脫。因為都是一個辦公室的同事,我也沒想過要因此撕破臉皮,就這樣一直被拖著。”李先生說,直到2017年,他的同事還是一直不提房屋過戶的事,他就再次找同事溝通,結果他的同事要他拿出10萬元的補償。

  李先生說,當同事提出這樣的要求時,他還是顧及同事關系,并與同事溝通,承諾給其8萬元的補償,同事也同意了。

  突變:正要起訴維權,一份財產分割判決使房屋被賣他人

  “看著同事一再變故推脫,為了維權,我向金水區法院起訴。可到開庭時,對方的委托律師拿出來一份財產分割判決書讓我和我的律師當場就蒙了!”李先生說,對方律師所提供判決書是一份民事婚后財產糾紛的判決書,而其中被判決的房產就是他從同事手中購買的房屋。如今,他為老人所購買的這套房屋被判給了他同事的前妻,并被他同事前妻于該判決的第二天賣給了另一個人,這些情況他們已從房管部門查詢核實。

  在李先生的手中,記者看到這份由鄭州市管城區人民法院做出的(2018)豫0104民初3065號民事判決書。其中,判決書的原告為陳女士,被告為紀先生。判決書中表示,原告陳女士與被告紀先生婚姻關系存續期間分得一套金水區晨旭路6號院房屋,房產現價值80萬元,離婚時房產證尚未辦理,雙方離婚時未就該房屋進行分割。最后判決如下,登記在被告紀先生名下的金水區晨旭路6號院房產歸原告陳女士所有;原告陳女士于本判決生效后十日內向被告紀先生支付房屋補償款40萬元……

  “因為都是一個辦公室的,我知道同事是在1999年與前妻離的婚,且還是協議離婚,也就是這樣的情況下,我才買了同事的房子。”李先生說,現在房子已被同事前妻賣給了另一個人。

  回應:前房主稱房屋已判給他前妻,并賣給他人

  5月28日,記者聯系上了李先生的同事紀先生。據紀先生說,這套房子確實是他與前妻婚姻關系存續期間分得的一套房屋,所以是他和前妻的共同財產,他前妻陳女士確實將他起訴至法院,要求分割這套房屋,且房屋已被判給他的前妻,并賣給另一位買主。

  至于之前為何會把房屋賣給李先生,而一直不辦理過戶?紀先生說,因為該房屋是他和前妻的共同財產,是他前妻不同意賣給李先生,他獨自一人簽訂售房協議無效,所以才一直不與李先生辦理房屋過戶。他在賣房后也曾計劃收回房屋,是李先生一直推脫,不愿搬出來。他在與李先生簽訂住房交易協議書時,也曾提出如果拿不到房產證,他將退還李先生全部房款和利息。

  對于上述紀先生所說情況,記者在李先生律師所提供的《住房交易協議書》中第9條,確實也看到了,“如房產證拿不到,房產不能過戶給乙方(李先生的岳父),甲方(紀先生)應退還全部房款及利息”。

  5月28日、29日,記者曾試圖通過紀先生和陳女士的律師聯系陳女士,輾轉多方,但始終沒有找到陳女士的聯系方式。

  說法:退還的房款及利息無法購買與涉案房屋價值相符的房產,前房主應補償

  采訪中,對紀先生的說法,李先生的律師王律師提出質疑,稱紀先生與陳女士是1999年離婚,李先生為老人購房時間為2002年,也正是基于此,李先生的岳父才與紀先生一人簽訂了購房合同。且即使存在紀先生所稱,涉案房屋為夫妻共同財產,紀先生單方對外出售的行為仍然有效,因為根據最高法院買賣合同司法解釋第三條的規定,紀先生轉讓共有房屋并不因無權處分而無效。

  “至于紀先生稱,其只愿意賠償李先生和其岳父支付的購房款及利息,這種說法無法成立。”王律師稱,結合此案,即使紀先生提供的所謂將涉案房屋又再次轉讓的證據屬實,紀先生的收益已遠遠大于僅退還李先生和其岳父已付購房款及利息,法律不可能支持惡意行為,否則社會誠信基礎將被摧毀。同時,合同法第131條還規定,當事人違約給對方造成損失,應當承擔相當于給對方造成損失金額的違約金,李先生和其家中老人顯然無法以紀先生退還的房款及利息購買與涉案房屋價值相符的房產,李先生和其家中老人有權要求紀先生承擔與涉案房屋區位、面積、品質相符的新購房的全部費用。

  此外,據王律師稱,他在查詢陳女士于管城區法院起訴紀先生請求分割共同財產的案件時,發現陳女士所提交的委托書有多處涂改,陳女士于本案中所提供北京戶籍身份信息已被注銷,但陳女士在鄭州市范圍內主動提起的兩起訴訟中,卻仍向法庭提供了已作廢的北京身份證明材料。

  在王律師手中,記者看到了一張關于陳女士在北京常住人口信息查詢打印表,其中的注銷標識顯示已注銷,但注銷原因和時間卻是空白。

  對此,記者也曾電話采訪負責審理此案的管城區人民法院孫法官。據孫法官稱,由于他每年審理的案件太多,對于這個案件他已經記憶不清。

  王律師說,他在對案件的調查中,不僅發現了陳女士向法庭提供已注銷身份證明材料的問題,甚至還發現了紀先生虛構住址等情況。他們已對發現的情況做出了書面追責申請,并遞交到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同時,他和他的當事人李先生仍在通過法律訴訟,維護自身合法權益。

  5月29日,記者就此致電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據該院相關工作人員表示,負責此案的法官正在參加培訓,聯系不上。如果申請材料和案件已經到他們中院法官手中,他們法官一定會認真調查,秉公辦理。

 

編輯:穆盛娟
審核:孫翔宇
簽發:許靜
版權聲明:日照日報、黃海晨刊、日照新聞網、主流日照客戶端、主流日照微信公眾號、主流日照小程序等本社媒體發布內容中,注明來源為“日照日報”“黃海晨刊”的所有內容,版權均屬本社所有,任何媒體、網站、個人轉載或引用,不得對內容原意進行曲解、修改。轉載或引用必須注明來源為:“日照日報”或“黃海晨刊”。轉載本社記者稿件需經本社授權。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社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王者足球登陆 江苏11选5交流群 高频彩交易 腾讯分分彩计划软件app 辽宁快乐12玩法与奖金 甘肃十一选五前三直走势图 四川快乐12有技巧吗 pk10冠军固定公式软件 组选奖号196 中国体育彩票大乐透走势图 安徽快三遗漏数据统计 河南11选5 羽毛球规则英文介绍 股票行情 牛市快讯每天推送 双色球开奖结果走势图 经济类最赚钱的专业排名 青海十一选五今天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