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文教 > 文化動態
我要投稿

土 豆

發布時間:2019-06-28 09:54:08

)W2{C}{MS)2W5XGP]GZRM]L.png

  對于土豆,我有著一種復雜的情懷。我曾經對它“喜愛有加”,又一度對它“怨恨不已”,后來還是和它“握手言和”了。

   對土豆的這種情懷,皆源于父親。

   當年,父親就鐘情于土豆,并讓我對土豆也有了很深的感知。它既可當飯,又可當菜。既可煮,又可炒。切絲過濾下的淀粉,開水一沖,便是農家孩子上等的“奶粉”了。在那個鍋里不見葷腥的年月里,土豆給了我多少向往和慰藉。

   記得那時每逢春天來臨的時候,在縣里當工人的父親便開始四處淘換土豆種,先是“猴子眼”,再是“蛤蟆頭”(土豆品種)。淘換到了好品種,待到休班的時候,父親便回家待在菜園里,搗糞弄土,刨溝播種。每每看到父親揮刀切種時,我總是對土豆那種大卸八塊的繁殖法感到驚奇。這是一種怎樣的自我犧牲精神呀!同是土里埋、地里長的地瓜,就缺乏這種精神,它甚至容不得破一點皮。

   毛茸茸的土豆苗出來了,同時也點燃了我們一家人的希望。此后,母親便帶我們鋤草施肥,挑水澆灌。待到土豆綠蔭成片、繁華似錦的時候,母親便開始扒那些已經長大的土豆,或燉或炒的,讓我們一飽口福。每年,我們家的土豆總能有個好收成,鄰居們便來淘換良種,于是家家都有成堆成堆的土豆吃了。

   父親退休后本可以留在縣城,也有條件把母親和我們搬進城郊,但他還是毫不猶豫地回到了老家。除了飼雞養兔、忙活母親和小弟的責任田外,父親仍然喜種土豆,一年兩季,頗多收成。那時,我還在外地工作,如有便車,父親總要裝上幾袋子給我捎去,一年四季便有吃不完的土豆。這時肉食自然是不缺了,我還嘗試著做過幾次土豆燒牛肉,倒也別有一番風味。

   后來,在我們兄妹五人都集中到縣城的時候,經我們好說歹說,年已六旬的父母終于從鄉下老家住到了城郊大哥為他們蓋的房子。沒有了田間地頭的農活可沾手,也沒有家畜家禽可飼養,這倒弄得忙活慣了的父親整天坐立不安,老想著尋點啥事兒打發手腳無措的日子。

   就在這年初冬,父親四處尋摸,終于發現城郊的這個村子還有點菜園地,有些人家不屑耕種而荒蕪著,父親便找上門去講好價錢租了下來。然后他找來農具,脫掉厚重的老棉襖,揮汗翻地、砌欄柵,幾天下來,一塊平整的好地便成了。第二年的正月剛過,父親便忙著趕集買來瓜菜種子,土豆自然還是他首選要種的。父親笑瞇瞇地說:“這東西好哇,下地早,一年兩季,不空茬。”

   春天在花開花落中過去,夏天就在南風吹拂中到來。一天,我去看父親的菜園,只見那原本荒蕪的土地已經厚厚地鋪上了一片生機勃勃的翠綠。地面上,籬笆間,交錯纏繞著的藤藤蔓蔓,該開花的已開始開花,該掛果的已開始孕果,該結莢的也開始吊莢。尤其是那片土豆,棱形帶毛的枝葉繁茂,墨綠成蔭,淡紫色的小花點綴其間,煞是好看。父親望著滿園的瓜菜,臉上泛著喜悅。他樂滋滋地對我說:“土豆可以了,吃就來刨呀。”

   以后的幾年里,那塊小小的菜園在父親的辛勤耕耘下,一如第一年那樣,生長著一茬又一茬的瓜菜,孕育著大渾圓的土豆。我們嘗著新鮮的瓜菜和土豆,在心痛父親勞累的同時,也感受著他老人家對土地和勞動的一片熱忱。

   然而誰又能料到,曾經令我向往、給我慰藉、也讓父親鐘愛的土豆,竟讓他蒙受了車禍的巨大痛苦。

   就在二十年前那個土豆即將收獲的季節,父親遭遇了一場致命的車禍。那天晚上,父親獨自來到村頭的路邊乘涼,此時,待收的土豆已成為不勞而獲的人經常“光顧”的地方,他是怕有人來偷他的土豆。也許父親剛剛走到路邊,一輛摩托車飛馳而來,把父親重重地撞倒在地,喪盡天良的肇事者逃之夭夭,是“110”警方把父親送進了醫院。之后的兩年里,父親先后住院三次達三個月之久,五次手術也未能讓他重新站立起來。又兩年,父親走了。

   自父親出事后,在我的生活里便少見了土豆。我不再吃它,也不待見它,我總以為父親的不測是它給帶來的。

   記得在父親去世前的那年春天,我曾經去尋找過他的那片菜園,只見那里已被碎石爛瓦所占,場地一片狼藉。不遠處,有人在播種土豆。我良久地站在那里,若有所失。

   隨后我去看望父親。幾次手術后的父親依然神志不清,他每天起床后就坐在那里,或雙目微閉,不發一話;或呆望一處,面無表情。當我走到他的身邊時,他能認出是他的兒子來了,臉上便露出一絲難得的笑容。

   “爸爸,種土豆吧。”我故意這樣說。

   父親呆滯的眼神似乎閃亮了一下:“留種了嗎?”

   我的眼睛隨即濕潤了。父親是多么鐘愛他的土豆啊!

   退休回老家后,我隨即辟了一片園地,每年種的最多最勤的便是土豆了。都是一開春便急著從城里趕回去,淘種催芽,翻地扶溝,倘再適逢一場春雨,便把土豆種下了。不日,它出土了。不久,它成蔭覆地了。立夏之后,它開出了淡紫色的花。花開了,也預示著它地下開始出現塊莖并不斷開始膨大。

   自然我也知道,當著土豆開花落果等待收獲的時候,那個令人痛心的日子也將來到了。

   天堂里父親還種土豆嗎?倘菜園不好找就不要勞累了,兒子供奉您!(作者:石嶺子)


編輯:穆盛娟
審核:孫翔宇
簽發:許靜
版權聲明:日照日報、黃海晨刊、日照新聞網、主流日照客戶端、主流日照微信公眾號、主流日照小程序等本社媒體發布內容中,注明來源為“日照日報”“黃海晨刊”的所有內容,版權均屬本社所有,任何媒體、網站、個人轉載或引用,不得對內容原意進行曲解、修改。轉載或引用必須注明來源為:“日照日報”或“黃海晨刊”。轉載本社記者稿件需經本社授權。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社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王者足球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