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文教 > 文化動態
我要投稿

愛在山溝

發布時間:2019-06-28 09:53:17

  沒有在那片山溝里生活過的人,是很難想象當年的軍工人是怎樣在那塊山溝崮峪里生活和工作的。

   廠是分散在四五個山澗溝峪里的。

   靠山隱蔽備戰備荒的年代,工廠的廠房、車間除了隱藏在山洞里外,大部分都是倚山就勢,順勢而立。青石插縫壘砌,走向蜿蜒不一。建廠初期,工房有的還是麥草做頂,看上去更像周圍村莊百姓的家。車間的名字是數字排列起來的編號:901,902,903……909,就連工廠的廠名,也是代碼四位數:九三五四。

   外人是不可以隨便參觀工廠的。

   但憑著是工廠的子弟,可以進廠洗澡,小時候的我們便有了窺探的機會。

   車間坐落在半山腰上,遠遠地便能聽到機器的轟鳴。工房里,地面油漬已近黑色。機床上,工件旋轉,鐵屑飛濺。工人們忙碌著,手上是油,頭上是汗。車間外門口邊,水泥黑板墻上,配有“斗私批修”的漫畫,生動又有些夸張。這是上世紀70年代初柴崮峪909車間的工房,也是我最初印象中的工廠。

   占地四百余畝,跨越山區兩縣,分布在五個山崮溝峪里的工廠,是通過廠里的廣播,傳遞工作信息,統一作息時間的。早晨,起床的號聲通過喇叭準時響起。這是一天軍事化生產、生活的開始。中午,聽著廣播喇叭下班回家,或去所屬食堂吃飯。到了晚上,坐在方矮的小飯桌旁,邊聽邊吃,了解廠里一天發生的情況。在沒有手機,沒有電視,甚至手表都不是人人必備的年代,廣播,為我們提示著時間、傳遞著工廠號令、傳播著國際國內形勢,同時,也播放著那時少得可憐的歌曲和文藝。

   文化匱乏的年代,電影帶給我們的快樂和滿足,是沒有經歷過那個年代的人,所不能感受到的。上世紀70年代初,樣板戲和僅有的幾部抗日老片,充實著人們的精神世界。隨著改革開放和文化思想的解放,讓我們慢慢體會到時代的變遷和人們思維意識的進步。解禁的電影《五朵金花》《女籃五號》《我們村里的年輕人》,重返銀幕,歌頌著美好的生活和愛情。《佐羅》《追捕》《生死戀》等一系列譯制片,闊寬了視野,讓我們看到了更遠的世界。《瓦爾特保衛薩拉熱窩》《橋》更是膾炙人口,那些激烈的戰斗場面,灑脫的臺詞對白,還有曲折驚險、扣人心弦的故事情節,讓今天的我們,依舊映像清新,百看不厭!

   工廠里自娛自樂的文化活動氛圍,來自于職工的文化底蘊和青年們的熱情。廠里很早就有了文藝宣傳隊,表演唱、快板書、相聲、三句半、山東快書、天津快書等節目形式,都能登臺演出,給大家帶來了歡笑和掌聲。工廠最早還組建了樂隊,手風琴、小提琴、大提琴,長笛、小號、揚琴,二胡、板胡、京胡等等,西洋樂器、民族樂器,應有都有,人才濟濟。無論是會戰匯報演出,還是節日文藝表演,都是指揮統一,陣容整齊,演奏有序。

   那時的我們生活雖很單調,但精神卻很富足。

   不冷不熱的季節,水庫邊的緩坡上,總會散聚著三三兩兩的釣魚者。馬扎靜坐看漂,手握魚竿垂釣。時而提竿,看看餌鉤;時而速起,挑竿力拽。作為孩子的我們也找來竹竿捆接起當魚竿,剪斷的雞毛梗作漂。河溝邊挖上一點蚯蚓,就跑到水庫邊開釣了。如果魚鉤不夠,就拿彎針替代。魚若是咬鉤,也能馬口、鼓眼、沙咕嚕子的釣上幾條兒。

   網蝦也很有趣。粗粗的鐵絲窩成一個圈,縫上去的一圈紗布就成了網。誘餌是懸在中間的骨頭,下水十幾分鐘后提起,圍攏的蝦,就被兜在了網底。小時候和父親一起去水庫大壩上網過一次,天黑去,午夜歸,大半桶的收獲,第二天美美地吃了一頓。

   山區里軍工人的生活供給,除糧食、油類是按國家政策標準供應的外,其他副食、蔬菜,則要靠自力更生了。食物的匱乏和自家房前屋后的空地,讓種菜成為了必然。春天,菜園地里,時令蔬菜種上幾壟。到了夏天,鮮嫩誘人的果實,會讓人垂涎欲滴。嘴饞的時候,園子地里兜一圈,摘回幾個生吃;做飯時,枝藤蔓葉下挑一挑,摘回幾樣炒炒。

   50年的光陰在生活的酸甜苦辣中飄然失去,曾經山溝里的工廠,早已舊事依稀,物是人非。“以滄桑為飲,以歲月為服”的第一代軍工父輩,多已仙逝。建廠初時的懵萌青年,已是“坐六觀七”步入古稀。而曾經山溝里那些平淡瑣細,如今依舊這般親切清晰。那些曾經朝夕相處的日子,讓他們倍加珍惜這親如兄弟姊妹般的情義。親情和友誼,已成為他們一生最珍貴的慰藉。 (李建軍 作者單位:山東裕鑫動力有限公司)


編輯:穆盛娟
審核:孫翔宇
簽發:許靜
版權聲明:日照日報、黃海晨刊、日照新聞網、主流日照客戶端、主流日照微信公眾號、主流日照小程序等本社媒體發布內容中,注明來源為“日照日報”“黃海晨刊”的所有內容,版權均屬本社所有,任何媒體、網站、個人轉載或引用,不得對內容原意進行曲解、修改。轉載或引用必須注明來源為:“日照日報”或“黃海晨刊”。轉載本社記者稿件需經本社授權。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社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王者足球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