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文教 > 教育新聞
我要投稿

畢業季不說再見

發布時間:2019-06-28 09:58:28

  記得畢業那年夏天,有個同院系朋友在社交媒體上留言說,“我以為這就是個普普通通的暑假,沒想到,再也沒有開學了”。

  畢業季的分別,像一個事先約好的事情,但當它真的到來時候,一切預備好的心理準備都完全失效。也許成長就是這樣,畢業不過是其中時間長的那段。以后,你可能還要離開一個舍不得的城市,離開父母去闖蕩。

  有些別離就是要經歷,不是為了成長,不是為了下一段旅程——這些話不過是自我安慰,是它真切到來的時候,不管你哭你笑,悲痛或者不舍,都要如此而行,這種經歷不會是最后一次,這就是真真切切人生的樣子啊。畢業,不說再見。

  鹿女:作為一個南方姑娘,去北方生活了四年,在終于適應了北方生活的時候畢業了。畢業典禮當天就有兩個室友離校了,送完她們再回到空得說話都有回音的宿舍,一時間所有的憂愁都涌上來。晚上躺在宿舍的小床,昔日的嬉鬧聲仿佛還在耳邊,總覺得室友還沒離校,我只要一回頭就可以看到她亮著的手機。

  第二天到我離校了,從來只在離家車站掉眼淚的我,哭得稀里嘩啦。點開朋友圈都是大家陸續離校的不舍,看一條哭一次。

  8小時,穿越1000多公里,我回到家。一瞬間我很恍惚,4年就像夢一場,而我仿佛從未去過北方。

  侯瑤:感謝彼此相互陪伴的這段路,未來不被見證的日子,我也會一直努力。期待以更好的樣子重逢。

  畢業的時候,室友們在一天里把所有的行李打包好,搬回了老家,搬往新的城市,搬去了新家。而我則是,每天收拾一點點,拉著行李箱去上班,下了班再搬到出租房,整理一點點再回學校宿舍。如此一個禮拜,獨自一人躺在上鋪睡覺,努力地去感受、體會以及記住最后的宿舍生活。

  Danny Lee:行李早早打包一直靠在墻角,當時邊收拾邊哼著喜歡的歌曲,想著自己下個月就要開始人生的新篇章了,忍不住的興奮。

  離別的日子無法阻擋地逼近了,像是一個惡魔緩緩走來,我卻無能無力。

  半年前我們還在刻苦復習專業8級考試,三個月前還在忙碌地“撰寫”畢業論文,兩個月前一切穿著學士袍笑哈哈地拍照,一個月前大家夜不歸宿場場不落地看世界杯,半個月前回回飯桌喝高抱著很多人痛哭,一周前紛紛在畢業紀念冊上留下了照片,文字,祝福……

  四年前,一幫男孩女孩,認識了。

  記得離校那天,我選擇了上午的火車,最早走,怕自己孤單地坐在房間,看著光禿禿的床板,看著隨風開合的柜門永不停擺。

  還是早晨八點,陽光照在海面上,看著去上課的學弟學妹們,看著食堂阿姨清理著飯桌,望著買煙買酒買零食的小商店,發現自己被硬生生地剝離出了這個本屬于自己本習以為常了四年的世界。

  不要送別,獨自一人來到了火車站。

  檢票進去,來到月臺,看到大部分同學站在那里,突然記得那天酒醉后有個協議——清晨集合,晚走的送早走的。

  一直在說著,在笑著,祝福著,祝愿著。

  列車啟動剎那,我失敗了——隔著車窗,眼淚串串滑落……

  Abandon:在大家抱頭哭泣的時候我覺得不明所以,總是無法共情,冷眼旁觀。后來踏上回家的列車,也仿佛只是放暑假,很快就會再見面了。現在一個人在陌生的城市求職,一路心酸,想到四年里開心快樂的點點滴滴,想到即將分別時代諸多遺憾,眼淚就止不住地流。

  星空&璀璨:一年前的今天,我們結束了前晚的通宵聚會,上午休息片刻,收拾寢室的東西去了跳蚤市場,下午學校舉行了畢業典禮,我們領取了畢業證,算是對我們的四年畫上了句號,晚上我們寢室去吃了烤肉。下了大雨,可能老天也不舍得我們分離,沒帶傘拼命保護著自己的學位證畢業證不被澆濕,但室友剛買不久手機不可幸免地進了水,一年前的一天就是這樣的一天,之后天南海北的我們陸續離開了吐槽了四年又不舍離開的大學。一年后的今天,我在宿舍待了一天,不知道她們怎么樣。

  Charon:這個月月底就正式的畢業了,可是我已經離開學校差不多一年了。讀的專科,三年制,才兩年已經出去實習了。好像人就是這么奇怪,上學的時候想出去工作掙錢,到真正的工作了,卻總是會很懷念當初學校的生活。盡管最后離別的時候,和有些室友的關系鬧得不是很好,但是那曾經生活了兩年的地方,已經很深刻地印在心里了。好懷念那個小小的學校,沒有操場,好多東西都沒有,回憶起來卻是甜甜的。希望這屆的高考中考考生都考上自己心中的學校

然后開始新一段美好的校園生活。

  Hux:畢業那年,我在宿舍墻壁上寫下“別了,我的大學”,中午,送了好幾個同學上車。可能我是最后離開的學校的,下午乘車回鄉,鄰座坐的一個外語系的老鄉,突然哭了,那一刻,我不知道怎么安慰她,其實內心也酸酸的。

  西藍花是金色的:畢業那年我們就一起調侃誰最后走誰肯定會哭死,都說著要早走。我第一個走,因為趕車特別著急,沒有來得及擁抱每一個人,我真的怕自己一個人在宿舍偷偷哭,后來我坐在車上一邊寫畢業感慨發朋友圈一邊哭。車上老婆婆問我怎么哭成這樣,真的是忍不住。想想大一剛來多討厭的地方,如今卻一直念念不忘。畢業后大家各奔東西了,當初日日見日日“嫌棄”的人如今一直想著什么時候能聚一聚再見一面,說懷念的是青春,也許更是懷念那一群陪你度過青春的人吧!

  張旭哲:作為一個本地大學生,把舍友一個一個送走,在車站和火車站都不敢和舍友說一聲再見,也不敢看一最后一眼。作為一個男孩生怕留下的淚被舍友看見,把舍友送完自己回到空蕩蕩的宿舍,一瞬間崩潰了泣不成聲。后來把鑰匙給了宿管阿姨,自己一個人拉著行李箱最后以學生的身份離開學校,而這個學校也終于成了母校。

  WSM:時光匆匆,本科畢業是3年前的事情了,記憶有些模糊,但現在正面臨碩士階段結束。“6472青年旅社”是我們9個人的代名詞,象征我們最純粹的友誼,我們有各種不變的54之比,下周5個人要離開,4個人還繼續在這里堅守科研崗,我是堅守的1/4,將送走5個親愛的小伙伴。愿大家前程似錦,后會有期。

  青衿:用辛棄疾的話說就是:

  鵬北海,鳳朝陽。

  又攜書劍路茫茫。

  明年此日青云去,卻笑人間舉子忙。(黃海晨刊綜合整理)


編輯:穆盛娟
審核:孫翔宇
簽發:許靜
版權聲明:日照日報、黃海晨刊、日照新聞網、主流日照客戶端、主流日照微信公眾號、主流日照小程序等本社媒體發布內容中,注明來源為“日照日報”“黃海晨刊”的所有內容,版權均屬本社所有,任何媒體、網站、個人轉載或引用,不得對內容原意進行曲解、修改。轉載或引用必須注明來源為:“日照日報”或“黃海晨刊”。轉載本社記者稿件需經本社授權。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社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王者足球登陆